1)第一章 七月_官鼎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潮湿而低矮的土砖房子里,瓦楞很低,给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压抑感。李家涛清秀的脸庞从布满补丁的纱布蚊帐里探出头来,精神有些恍惚。

  这也难怪,大醉一场过后发现自己回到了十几年前的世界里,对于任何人来说都会觉得匪夷所思,李家涛也不例外。

  “中了,就打十块钱的酒回来。没中,就别糟蹋钱。”父亲李大刚面无表情,声音有些哑沉,从贴胸口袋里摸出十元钱来,递钱的手有些颤抖,也有些迟钝。

  话不多,可父亲的那种目光放佛把李家涛的整个身躯都笼罩住了。这目光凝滞而沉重,让李家涛有一种置身于一潭粘稠的汁液当中的感觉,甚至让李家涛有些喘不过气来!

  这种场面实在是太熟悉了,父亲的这种眼神,也一直回荡在李家涛的灵魂深处。

  七月为每个高考生设了一个赌局,每个参加高考的学生都如同一个赌徒,把自己所有的赌资都押了上去,然后等待着开牌。那种痛苦的折磨就像一朵含苞欲放的花蕾渴望着太阳和雨水的滋润,尤其是李家涛这种已经不止一次在七月里输到山穷水尽地步的人,更是一种刻骨铭心的煎熬!

  在李家涛的记忆当中,自己应该是在第三次参加高考,也就是这次高考当中考上了大学。可现在,历史的轨迹会不会出现什么偏离,李家涛心里是一点底都没有!

  和很多参加过几次复读的学生一样,李家涛也输不起了!

  接过带着父亲体温与汗香的十元钱,李家涛飞快地下床,逃遁似地离开了父亲的眼睛。

  心不在焉地胡乱扒了几口稀饭,李家涛便站了起来。

  母亲孙秀英一直默不作声地坐在不远处的小板凳上看着李家涛吃饭,这时才走了过来,把一只装满了水的军用脱漆旧绿色水壶跨到了李家涛的肩膀上,往上拽了拽李家涛的衣襟,又整了整儿子的头发,悄悄往儿子手里塞了三块钱,笑了笑,那是一种疼爱的笑。

  母亲的动作是那么熟悉,曾经却是那么遥远的记忆。李家涛心头一酸,眼圈一红,差点没有掉下眼泪来。

  “走了!”李家涛昂着头,掩饰着自己已经动情的表情,大步出门。

  不用回头,一直走到山坳那边,李家涛也知道父母就站在屋前的台阶上,正远远地目送自己离开,目光中充满憧憬与心悸!

  “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!”李家涛暗自捏了捏拳头。

  走在乡间柔软充满绿味的田坎上,李家涛的心情略微放松了一些。

  “秀才,今年一定能中。”在田坎上锄草的本家李天明对着李家涛嘿嘿笑着,“我昨晚做了一个梦,你猜我梦见啥了?梦见鱼了,鱼是啥?鲤鱼跳龙门呀,早晨起来我细细一回味,今天是张榜的曰子,才想到这梦是给你做的。”

  “借你吉言!”李家涛微微

  请收藏:https://m.ll66.cc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